二月云南

发布时间:2013-5-13 15:41:51来源:HSD
图文:琚宾


某某说,他的成就感来自于将北上广等地的忙人们内心中那种文艺气息调动起来,混合这边特有的气息、放缓后的脚步频率,水与草荡漾开去后的印迹、不需要PM2.5表测量就知道无忧的空气中樱花桃花、紫藤花的微粒…让其缠绕、牵绊,直至内心记挂、不舍、犹豫,来回斗争…直至留下。说着这话时,某某陷在大理那院子的舒服椅子里,洒在其脸上的阳光明媚的很有蛊惑的味道。

跟着老K从已是风情满满的双廊去往大理古城的路上,用了一个多小时。绿色的吉普里那若干个和信仰有关的挂饰,跟着前方装葱的车,慢慢晃着,葱车停,车也停,大家都不急。鼻腔里始终充满着一股奇特的清香,硕大的葱花开的无比灿烂,一片一片,丝毫不让不远处的油菜花。

小宝同学依旧是老样子,一笑,月牙状的眼睛里依旧闪着纯真。喂着叫娜娜和贝贝的狗,看着它们踏着满院子的花瓣,来回扑腾追咬着苍蝇。太阳很好,天很蓝,怒放的一树白的李花漏着影子,日子很慢。

没有添加剂的菜很甜,黑黝黝面庞的店家小女孩,很欢喜地在抓一只花样很普通的蝴蝶。慢悠悠上着的菜比双廊的味好似淡一些,也许是感觉的关系仿佛更好吃一些。双廊的感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似看着某清秀型的小姑娘,几年未见,变成一着装不太恰当的妇人一般……

水还是以前的水,很静的湖面,依旧很清澈。风也还是以往的风,夹杂着据说是烧了半个月了的灰烬颗粒,以及火后余了生的草的味道,拂人头面稍怜轻着。沿岸全是仿旧的房子,满眼的大玻璃窗。批量化存在的客栈,相似的极易迷路的门头,以及那仅仅只是为了造型、能无半点实用功能的飘窗。与实际功用相违和的,视觉感官再怎么浓艳刺激,都是不好的设计。不过,风景是的确美的,如果能抹掉到湖心岛上那标志性的白色建筑体,则更好。

农历二月,花月,仲春。书上说,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婉如清扬。在零露漙兮、零露瀼瀼的石阶路上,要邂逅相遇,要适我愿兮,还要与子偕臧。据说丽江已成了某种特定情怀的代名词,红男绿女们,淡抹艳妆以待不期而遇,自有相知。

满地皆是半文艺名字的客栈,饭庄内被各式字体涂写的留言纸片大面积地贴满了墙。住处楼下的歌手在弹唱《烟花易冷》,然后,是《一生所爱》,声音很好。可惜周遭太闹,背景音太杂,不过和着丽江这街、这景,却也显得相衬异常。

玉龙雪山的丽江印象,是第二次听,知晓的篇章的安排与故事的情结,并不妨碍再一次的被感动。纳西语的《回家》在那雪山白云蓝天一响起时,好像某种东西就瞬间回归了。跟着浓重民族口音的舞者双手交叉,放于额头,向著雪山的方向,再合十,再展开双臂,高举过头……我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感动的人,却在那游客满满、明知道是表演性质的场上,感受到了宗教的力量。他们说,在那,叫天,天答应,于是许愿,愿会灵。但在那情那境下,也只能许“世界和平”类的人家大爱之愿,念及凡庸俗事的困扰,仿佛是对“祈愿”本身的亵渎一般。而身旁同行的据说是陪看了不计数同样演出的纳西族小姑娘,早已是泪流满面。

最后一次的会议在香格里拉古城内开。此时的会议,基本上就是较为正式一点的聊天了。猫很懒散,带铃铛的狗则来回跑的很欢,被带着歉意的主人一次次地带走再一次次地逃脱回来。外面飘着雪花。

此次的云南之行,除却看各异但共通点都是位置极好的地块外,主要内容便是开会了。清晨伴着洱海的风看罢了基地的光线,回来开会,白天转遍了山头,晚上接着讨论。期间有饵丝、米线、梅子酒,有粑粑,有牦牛肉,有咸的甜的的酥油茶,有尝试过但没吃完的奶渣……沿途有闪着光的洱海,有山,有白塔,还有晒着青稞的高架子和苍鹰,当然,还有已被若干个水电站截流而只剩涧道的虎跃崖。佐料丰富,主菜料足,再加上认真的甲方和前期策划、建筑、后期的推广团队的参与,此次项目的推进,的确将会比较有趣。

道家的修隐,讲究师、法、侣、地、财。其实谁心里又没有个“隐士情结”?只是需要看情察况,看天时地利与人和,还要看能否放得下。虽然有人说,当美景常在,慢慢就会变得不易察觉。但想来,在云南某片好山好水间隐着居着,怎样都是有着某种情怀的。农历二月,在三朵神节日的前后,我在云南。很美,很流连。
















来源:http://blog.sina.com.cn/jubin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