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片斷

发布时间:2013-12-16 0:00:00来源:HSD

人间几乎相似,无论是长安街还是布达拉宫前。

 

西达早已不在国家地理杂志社,与刊登过的照片类似的牛粪铺的外墙,因为批次不同水份不同的原因,像刻意拼就的图案,大约随着阳光晒啊晒啊的,颜色也就统一了起来,图案变淡,直至消失。余平老师说的,如同婴儿屁股般齐整的藏式门头在太阳下,黑黝黝地反着很健康的光,嗯,很滑,很满足的模样。狗很多,种类比颜色繁多,不顾天时地一直晒着太阳睡,一直。

 

据说每座山都是位女神,千百年来伫立于此,默默俯瞰,旁观时间流逝,岁月变迁。天很高,阳光很好,云很白。好像不需要多余的修饰词,好吧,那就不再修饰,只陈述。很喜欢沿途的感觉,车很颠,路很长。某段路上,难见树木,草都难连成片,山石上是高原苔藓,灰灰阴阴的色调,特直白状地裸露着。混沌初开时大抵就是如此般景象吧。荒芜,寂静。人,分量轻的极易被自我忽略。据说很多人来此寻求慰藉,据说能净化心灵,但同时据说环境疗法并不适用于此地,天地冷酷,山河更改,万物无谓,于是生命轻淡,于是不愿参与任何的繁琐,于是一遍又一遍接着来,好似麻醉,越走越深。

 

现如今被限速的路修的甚好,不断有挂着各地牌的车结伴,超过或被超过。沿途休息站边上总是卖着狼牙和各类的法器。路过城镇时,相同模式的房子总是让人有种循环播放的感觉。六年前专门为西藏准备的鞋子,后面内高、重,仿的是谢公屐的模式,让我在本该是山体但已进化为台阶的路径上,总是不由得格外注意保持重心。

 

人极多,大昭寺。能听到很多带着口音的向导在介绍,各地的人流穿行其中。青石板和传说中一致,等身状的跪拜痕迹很清晰。长明灯本身是个很好的道具,数量不定的灯捻,在巨大的固定油盆里或静止或跳跃,增加着昏暗和神秘的气氛。看不清佛像面容细节的殿里,雕工精美的檀木门槛上,一千六百多年的岁月风化只在表面留下痕迹,并无朽腐,好似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随着某种愿力炼化了一般。砖木结构的建筑,土胚墙体白灰涂抹,内嵌着绿松石和玛瑙等物,间杂着动物骨骼和毛皮。时间仿佛静止,只有人群川流不息。

 

密宗很多真言和行礼并没有字面解释,反复行大礼拜、磕长头,反复做五体投地的全身运动。不问,不疑,于是专注、虔诚。一路上那些人皮肤黝黑,皱纹满满,但看上去总是满足的,眼神清亮。人总是不愿单纯地活着,无论宗教的有无,人总是需要指引的。或恐惧或忧虑,内心深处总需要某种力量借与支持,解读为各异的信仰。功成名就心不安,仍有外求,于是有迷而非信。无论是玛尼堆还是经幡,风吹过,便等于读上面的经文,于是可以增福可以消厄可以得大智慧——世间又哪有那么多便宜法门?

 

辩经院。年轻的喇嘛们重复练习着起势动作,退步、甩念珠、跨步、拍掌。周遭的看客长枪短炮,捕捉着想要的画面。阳光透过树荫洒下来,斑斑点点,有光晕,最后落在庭院里漂亮的小白石子上。

 

因为空气稀薄,阳光炽烈,伴着群山威严,总有种庄重且肃杀的感觉。那些塔那些寺院,都是依山而建,气势上是与整座山脉融为了一体的。雪域高原,本来就雄壮,历史沉淀更是平添了几份凄凉与悲怆感,再加上在八十以上心率,看着一切,无论身边人再多,总觉得依稀在恍然间好似抓住了些什么。

 

雨天,云很低,但又始终与山隔着一段距离。炜桑炉里青稞味、酥油味弥漫开来,很是诱人,白色的浓烟仍旧穿过雨帘上升着,直至与天空汇为一处。没阳光,就是很彻底的高原温度。雨水聚集,从侧边的水渠流下,湍急,冲着内置的转经轮。依旧有各类脏兮兮的狗,湿漉漉的表情很是驯良。

 

红、黄、蓝在组成全部色彩的同时,也独自彰显着其所代表着的特定区域。无论是否与政治相联,无论是否与宗教相关。牦牛毛制成的帘子悬挂着,挡风遮阳,星星点点透着光,黑色,肃穆,将寺庙与外界相隔,宣告着地位与阶级。

 

有时候在想,对西藏的向往,大约是意识形态使然。离的天近,就真的能触摸到内心?空气无污染,就能使受无明之熏习、沾染之后的自体重现自性清净心来?

 

后记:要描述西藏,语言很苍白,很多时候需要借助图片。朝圣的人很多,而我只是旁观者,看山看湖看牦牛。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也许山并不青,也瞧我不见。经幡白塔红墙,天高地阔的环境里,看个人的感受了。

 

 

來源:http://blog.sina.com.cn/jubin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