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不见雨之愿

发布时间:2015-11-13 13:30:28来源:HSD

記憶總是有時效性,不然終會歸於印象。

 

早上醒來時,腦子裡迴圈放著何訓田的那首《春歌》,詞比曲清晰。第三天的記憶總是沒多清晰的,特別是還間隔著兩千多公里的空間距離及幾個沒記住但特安穩的夢。那天的《三更雨·願》早已消融了部分,成了片段,變得真幻不分了。

 

 

當天我其實看的有點出戲,特別是蚊子在單杠上飄的那段,恍恍然像睡著了,但又分明幕幕在眼前。“比花未開風吹雨打,忍著氣吞著聲枉自嗟呀”,我看著他或著是她將頭低下,再抬眼時的深情, 看到那忍著淚的呼吸起伏和紛飛著蕩的發尾。著紅舞鞋的腳步慢慢、手勢也慢,說不得、求不得,愛無能,不自主,離無力……

 

(借圖自ADCC學院)

 

花兒哭那段,我在研究其起伏的背。我甚至有點感謝那並不舒坦讓我全程更換著姿勢與靠枕位置但無果的“純”中式椅子,並在一瞬間念起自己剛打好樣的系列作品。當然還有那被高豔津子形容是呲牙裂縫漏著光的長簾子,讓我全程依舊能記得起我的背我的腿,於是思維方式還能自主未能全忘。全身心投入在這樣的演出中,總是會短時間小迷,然後至有“失”的。未三更尚天明,雨聲也因為座位席正中漏出一縷的陽光變的分量輕了太多沒能入心,識神怎敢輕易讓位給元神,誰又敢在眾人在旁時輕易出離了去?

 

(借圖自ADCC學院)

 

拂塵長到一定程度,拂的便不再是塵,也不止是牽絆了。是觸手,亦是武器,掠過八方,處處纏著塵世間。那是草的道具及身份象徵,在這,將那遠古祭司巫女的形象定義為草。我已經模糊了那段帶著痛楚又夾雜著歡愉的女聲是在她之前出現還是之後。只記得其腿上的紅紋和終於辨認了清楚但這會兒只剩輪廓了的面孔。衣土黃,發蓬亂,眼神清澈。入世最深是她,最出世也是她。六道輪回本來定義為有情眾生之流轉,草木原不在其中。喜怒憂思悲恐驚,它們本來是不必受這等沾染的。潔淨、空靈,不必出離,不入眾生卻取天地而滋養著眾生。似無情,卻一直在化無情為有情。見著這草,為著世間有情眾生之規度,不復為其獨欲有私,以其無私而成其私。的的確確是應當將其定為六道輪回中的一環節的。愛情,本是普世大愛中極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草最終還是出離了去。於是那納西族的哭歌才哭出了喜樂,迎新生送過往,天道迴圈,生生不息。

 

(借圖自ADCC學院)

 

魚的記憶是否只有七秒,反正傳著傳著大家也就都信了。很美豔的造型,翩翩穿梭時,我竟還為其紛飛的紅黑衣袖躲了下脖子,濕漉漉的感覺,產生不了太多親近感。魚沒有腳後跟,於是再深吸入的氣,也不會如“真人之息”一般。紅色的唇張著,在場上往來跳躍無聲尋覓。

 

鳥的舞者很“舞者”。肌肉線條明顯,白衣,白靠旗,紅色及膝長髯口,在那昂然立著、明顯著。“力拔山兮氣蓋世”是種氣概,這過程必然是需要徘徊退卻左右維艱掙扎反復的。“可奈何”和“奈若何”之間,是種氣性,於是結局是以墜落的姿態轟然式地倒地,然後燈光暗去。某美女同學問,道德與愛情之間的衝突該怎樣抉擇。那位“鳥”在前突後沖、與紅髯口共舞,與被限定了的雙翅相存的過程中,其實也回答了部分。在我看來,愛情,遠遠大於道德。如果是真正的話。於是問題變成了如何判斷是否是真愛(此處應有《沉睡魔咒》的即視感)。束縛與掙扎,是對成正比的關係,有些東西越是用力,越顯得無可奈何。道德的存在是束縛,同時又是只存在於最初的防護罩。

 

找到了程琳的《迷失的季節》來聽,於是“花”又浮現在了眼前。我想起那塗滿了紅色的手,繼而又想起他在掙扎中,拍滿胸口的紅色不完全掌印,還有無聲呐喊時脖子後的青筋。“太可惜”“我剛剛見到你”,待到藍色覆著黑色的紗裙將頭臉層層包裹起,歌還在唱,“你說你不願意”。若真知“我”何為我,真的超脫族類,有靈,在漫長無言無語無風不能自動的歲月中,將對萬物只能旁觀的心態和對“情”的渴望被濃縮至小小的花朵內,該是怎樣的一種絕望?看他淒美的臉,和眉眼間的紅妝,看他翻滾,無聲地哭……“花”的五官其實是印象最深刻的一位,但很奇怪一開始竟然忘記了。這世上有太多“剛剛見到”便要歸為“冬天的花朵”的事物,或人或情,不管是否有“開在我心裡”。

 

記起“花”同樣也是紅色的腳板隨著此時我正迴圈播放著音樂伸出,然後遲疑,最後退卻。曾經一瞬間我恍惚為是最初樓上那垂下的紅綢帶遺留下的色。是了,紅綢帶,那盛裝的新娘,即使她在我只要一抬手便能觸及到的位置,也始終未能窺見其容貌。嫁衣終歸還是喜慶的,從心、炎上、重生,代表著開始、希望和種種可能性。無名不知貌的新娘隨著無門禪師詩偈的循環往復,用紅綢攜了蟲魚鳥草花歸去,又或者是再來。至此,終於是種解脫後的歡愉感了。

 

人身難得,正法難遇,閒情自是可以有的。百花秋月、涼風冬雪,得遇總是要賞的。真心對己、對人對萬物而無差別,身心內外真如不二。如此這般,若趁願再來是花鳥魚蟲,那就安靜祥和地當我的蟲魚鳥花便是。

琚宾 15.08.04于深圳

來源:http://blog.sina.com.cn/jubin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