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湾Alila之《杨贵妃》

发布时间:2015-11-20 17:44:34来源:HSD

首先,我不是一個很跟的上潮流的人,什麼“mazhen”的情節之前是一概不知道,這次也沒見著。當然《王朝的女人?楊貴妃》名字還是大概聽過的,背景滿大街的海報時不時也能瞅的見。進電影院純粹是因為香水灣Alila的原因,ZL的微信。


一圖是我在三年前完成的香水灣Alila效果圖,目前那塊地方正是差不多竣工完成的現場,年底將能見到的實景。二圖是范爺的看完不知道怎麼評價的片的大婚場景。

 


ZL說,年底開,別人以為我們學範冰冰的《楊貴妃》呢。我很認真地回,我還是覺得我們自己的方案好看,黑色大漆的柱子還是好看些,黑、紅、金三色,穩重、貴氣。(我再次很認真地說,我是可以去做舞美的)


沒看見李白,當然在這“愛情”至上、來的無緣由、深到無厘頭的片子裡,是不需要將“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表現成韻味無窮的模樣的,只需要或細或粗即使是在道觀時期依然很明顯的眼線,或淡或濃但大多數都濃的紅唇,從壽王大婚到馬嵬坡始終不變的絳紫指甲色,以及各類依舊讓我回憶起武媚娘的服飾和表情,反復出現再出現,即可。


中間讓看電影一貫嚴肅的我笑場了幾次,還是不容易的。宮殿天空等就算了,那黑豹的漂移特效,還有那古代文青狀的范爺要求壽王在未晤面前先發的誓,智商情商都為負值不知怎麼存活到女主進宮的太子等人,不知怎樣上位一開口就說出真相的侍衛長,用一山的花來插花球臨終要求“抱抱”的陳沖女士……還有那本是唐玄宗為道教所作,內容表現神仙故事、用於在太清宮祭獻老子時演奏的《霓裳羽衣曲》,變成了送給一個莫名其妙“愛”上的楊玉環的“情書”。再有那千里水路運送來仍是活著的荔枝樹,各類水晶燈和燈下跳舞的各色人……


愛情要動人,需要細節。空間要留人,也是同樣。遊戲般的遠景,慢鏡特寫,然後壽王妃在圓臺上看不清舞蹈只見煙花地舞了,於是唐朝皇帝狀的黎明先生看不清表情地就再深層次地淪陷了。不是說好的“美人上馬馬不支”嘛,壽王妃的馬球打的還真是好呢。貴妃醉酒也鬧出了新高度,驕縱任性直接用裸體入水表現。花窗格燈掛椅呢絨簾子紅燈籠就是中式空間了,所以這些符號般的場景也能堆出偽史詩的122分鐘的千古“愛情”大劇。傳頌到現在的“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擁有無數種經過及可能性的愛情經過這等庸俗的改編,真的要“此恨綿綿無絕期”了。


想要集歷史上後宮最多的李隆基“三千寵愛在一身”,並且“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不是僅僅傻美傻美就可以的。歷史記載,楊玉環“姿質豐豔,善歌舞,通音律,智算過人”,與梨園祖師玄宗于音樂上,可謂知音。各類樂器全能——“緩歌曼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擊磐時“拊搏之音泠泠然,多新聲,雖太常梨園之妓,莫能及之”。如此妙人,誰能不喜?


無論是宮中權謀還是民間愛情,和好的空間一樣,要有張有弛有遮有攔要留白要有想像。無鋪陳無張力,最後只能草草收尾了。


來源:http://blog.sina.com.cn/jubin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