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記

发布时间:2017-3-9 15:48:02来源:HSD

 

        南方向來不怎麼配合「節氣」,整個冬天都在乍寒又還暖的,短袖與羽絨反復交替穿。多肉早開了花,大雁一直陸陸續續不斷東飛。外面從來都是碧色連天地不可辨,如果細心分辨,還是感受得到新芽初發的倔強。杜鵑花在軟風酥雨中一樹一樹地嫵媚,燦爛的徹底又微顯孤單。

 

        到麗茲是晚上八點四十,比預期提前了半個小時。深圳到廣州經常堵車的幾個點竟一路暢順,服務的司機著裝專業、無話且導航準確。租車服務確實可以改變生活狀態。 趙大大從外面吃飯的地方趕回來給了房卡,辦理入住。酒店一貫的精緻、溫暖,奢華地妝點著這個城市。設計師好像又刻意地為它增加了不少文化元素,例如明椅清櫃,例如滴水穿石、開門見山、秩序加韻律的配以古典鋼琴協奏曲。

 

        公共澡堂已經有數年沒去了,之前在深圳倒是和許公子去過幾次,和我家'大人'也去過幾次。都是相熟相識,自然也放鬆。

 

        赤裸相見地泡池是比較特殊的感受,這算是最私密的一種坦誠。設防一詞,通常也是需要經城池、盔甲、抱肘、站姿等外部附著物或身體語言來實現,而這一切,在泡池中,都蕩然無存。於是沒有距離感,於是親近。

 

        趙大大喜歡簡潔,總感覺現在的酒店太複雜,希望剝離掉那些裝飾的元素,過簡單的生活。這也是我認同的,並且一直希望並渴望實現的。

 

        我的思緒裡漂浮著英國的約翰.帕森、西班牙的阿爾伯托·坎波·巴埃薩,去年鄭州設計過沒有實現好的一個別墅、正在設計的一個辦公空間、將要設計的書店……

 

        「剝離」這一說法,很有詩意,留下最真實的要求。剝離文化,應該是剝離文化特異性。剝離複雜,是追求本質。剝離片面畫面的描述,讓空間呈現氣質、得氣韻。本來中國就講究在無聲處聽音,無字處辨意。剝離,考較的是內功。

 

        物理空間的建構會影響生活方式、改變生活態度,可以代表一種理想,並可借助之提升生活品質。建構的考慮是詩意,以及背後的邏輯。

 

        我的思考或者類似于趙大大的收藏,過程中的累積和種種傳奇才是事情的關鍵,結果已經是可預估並可描述的了。

 

琚賓2017.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