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历程之台湾游记

发布时间:2017-3-22 13:55:47来源:HSD

        从台北赴新加坡的早上,微雨,轻寒,云厚色沉,飞机倒是一点没晚点。在本子上划了苏轼那首虞美人,关机前发给家人看。其实并没有“独自行来行去”,“好思量”倒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前一天与常居深圳专程回来陪同的台湾老友,台菜、台歌、台式聚会。自己一人去看董其昌的展览,转转故宫博物馆。离开大部队后的两种滋味,别样风情。

 

       在台湾“上课”那些时候天气一直大好,晴的很明亮,一行人微熟,三五个甚熟,模式淡淡的,像那天蒋勋先生上课时放映的PPT内容。无论是“无何有之乡”还是“人间世”,是林怀民的舞蹈、张大春的文学还是凌宗涌的花道,都是对人之存在域所的审美构想,包含着丰富的美学思想。探讨“人”境,联想 “道”境,以期推演“天”境。

 

 

      

     

      蒋勋先生说起其父年年不变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对联,他自己那些拜天咏月赏时节的文人调对比起这最简单的诚挚祈愿词,总显得稍微婉约了一些。

 

      听他讲述平常生活,讲述池上“山西婆婆”面档的故事,老兵家属,客居,继而寡居。味道本称不了上佳,但乡亲们排着队光顾,由此变成了常驻的味道。小善大爱,万途同归,这便是最质朴的风土民情。听他讲述在城乡间行走,怎样居于池上,在田间画画,时常驻笔看花看云看风景。想象自己同样在那场景中,夜登华冈,看稻田水沦涟,与月同上下。听深巷犬吠,望矮山远灯火,明灭桃李林外。并时常独坐,周遭静默,清净寂然,不着不染。

 

      听其讲触觉和嗅觉的高度准确性,“很少形成欺骗”、“最爱最痛的记忆皆与触觉嗅觉有关”。数年前我也写过“很多时候会念起某个人、某座城,然而面孔会随着年月逐渐模糊,城会拆迁或被拆迁,最终能够借以凭吊的,就是那点似曾相似的气味了”。蒋勋先生的讲课和其文字一样地平淡,但有着一种阅遍一切后的睿智与深刻。

 

      带封面一共四十三页的PPT,各式花朵,寻常姿态寻常见,或干脆寻常到会视而不见。花朵是表象亦不止是表象,是自然和工业对话,乡村和城市的对话,是对存在的表述,是对存在的敬重。而美是生存的哲学,是种坚持和力量。PPT最终那张也是张寻常神态的佛塑像。七十岁的蒋勋先生语气依旧淡淡:金刚怒目,不如菩萨垂眉。“设计的本质来源于自然,温度来源于乡土,感动来源于人文,而高贵来源于学养。”我在笔记本上如是记录。

 

      

   

       初见林怀民是在多年前的某场舞,然后是后续有机会能看得到的好几场舞。云门规矩一直是那么“大”,林氏模样竟也像从来没变过。一直觉得他不止是舞蹈创作家,更是一成功的社会活动家。由舞蹈艺术到文化标志,四十几年的舞集历程不仅仅是个略长点的传奇故事。这故事不是第一次听,但听到对困难的坚持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时,依然忍不住地被感动。

 

       树林、植被、炮台、青苔……云门剧场就被些环绕然后落在原“中央广播电台”上方,屋顶绿色,节能帷幕玻璃淡绿色,钢材主结构墨绿色,这舞蹈般的构造是建筑师黄声远在宜兰之外不多的建筑设计。入口处的斜坡旁,是刻着捐赠人名的致谢墙,上面有捐款上亿的机构,也有捐零花钱的小朋友。雕塑家朱铭的雕塑散落建筑里参与着“人间”,他同时也是与蔡国强在当年云门祝融事件后第一批捐助支持的人士。在林怀民先生的解说中,幕布缓缓上升,百年历史的高尔夫球场景观、两百多棵树的环绕的场景如画般呈现在眼前时,的确是被震撼到了的。不计免费使用排练的舞蹈团体,剧场去年参观人数达到了八万人次,于是周边有了便利店、书店,甚至有了小笼包店。气要养、意要存,境要构建,说是入剧场内“看树、看海、看表演”,但实际上这整个人之精神世界与自然世界相融合的地块,无处不是风景。

 

      那些自他处移来的树,皆“其貌不扬”,于是“不夭斤斧,物无害”,最终“无所可用”地成片成林地在此安住,随着整个绿色剧场一同呼吸生长。被当年大火烧穿的铁皮排练室,弯曲变形成具有特殊意义的雕塑,安置于缓坡上,对着数年前的旧址。过去未来从来都在一处,举止言谈一直都是修行。这般人文关怀、人生理想安顿之处,应该能说是理想之境了吧?

 

    “美丽不是为了被看见,它值得就会被发现”,凌宗涌在原始感觉实验室里有感而发。借用花草的姿态与存在,反观内心或宁静或热络的别样之美。食养山房、汉唐乐府、台大、春余园子、少少……各种空间的不同感受,张大春、杨渡、陈文茜、凌宗涌……数种不同角度出发的美相互映衬、碰撞,收益良多。美本身就是一种创造力,是一种真实的自由的展现,是自由和至乐的审美境界,忘怀得失、忘怀是非、忘己忘物,这是种对待人生的审美态度。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追求这种境界的同时也是最为享受的人生历程。

 

 2016.03.15 琚宾于深圳